不变的运气流

深度杰吹
杂食主all杰
不吃杰佣
就酱

【佣杰/双杰】寒雾(1)

●是佣兵x杰克,“开膛手”x杰克

●杰克双重人格,第二人格“开膛手”


        19世纪末的伦敦,夜晚,街头弥漫着浓雾,一个高挑身影蓦然从浓雾中出现。这条街通向贫民窟的妓院,平时白天都鲜少有人,更别说是晚上。伴随着皮鞋踢在地上的脚步声,那个身影逐渐清晰——竟是一位身着西装、戴着高礼帽的、全然像是刚刚参加完上流社会宴会的绅士。但这明显不是一个可能出现的场景。一位绅士怎么会在晚上出现在贫民窟?

        玛丽并没有多想,因为现在的她急需用钱——因为最近“开膛手”接连不断的谋杀案,她已经好几天没有揽到客了,而且家里还有一个可怜的孩子还饿着肚子。玛丽心想,如果这位绅士能仁慈一些……我得先迎上去……还未等玛丽整理好自己的仪容,她便惊喜地发现,这位绅士直直地向自己走来——“哦我的上帝!”玛丽无法抑制自己的惊叹。她可以毫不犹豫地说这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英俊的男人!要是我和他能发生一点什么……这个可怜的女人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,没有丝毫戒心。毕竟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将这位标准的绅士与“开膛手”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 几分钟后,一声惨叫划过天空,她的孩子还在家里等着,但再也等不到他的妈妈了。

        那位绅士——“开膛手”哼着歌走出黑暗,他已经能料到第二天苏格兰场那些蠢货又会怎样慌乱地诅咒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 口哨声突兀地从杰克身后传来,“开膛手”停下了脚步,暗暗握紧了藏起来的手术刀。

        “嘿,别紧张,小美人。”一个戴着兜帽的人从阴影里走出来,“我愿意走出来就说明我没有恶意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开膛手”并没有搭话,也没有松开手中的手术刀,他只是转过身,面对着这个不速之客:“我可不知道雇佣兵这么自由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嘿!嘿!这可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呢!不要对我抱有这么大的敌意好吗,杰克?或者说,‘开膛手’先生?还有,请放下手中的刀,我可不想把你那精巧的小刀折断。”雇佣兵——奈布·萨贝达恰到好处地流露出一丝委屈,“第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看起来你一点都不惊讶。”“开膛手”见识过这个佣兵的身手,打起来一定是两败俱伤。他默默地松开了握紧的手术刀,但是神经依然是紧绷住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惊讶?确实,我非常惊讶我们竟然还能第二次见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知道我在说什么,清闲的雇佣兵先生,你的雇主还没有把你辞退吗?”“杰克”有些不耐烦,还特意加重了“清闲的”——他得尽快回去处理一下身上的脏污,这让他非常不舒服。他想,也会让“他”很不舒服,我可不想让“他”因为这事儿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哦!你是在疑惑为什么我对你是‘开膛手’并不惊讶?……事实上我确实有些意想不到,但是第一次见到你,我就感觉到你不是一个普通人……还有,你给我的感觉和第一次见面不太一样。我更喜欢第一次见到的你。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开膛手”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:“不,并没有发生任何事。如果你将今晚的事报给苏格兰场,请便。我现在得回家了,雇佣兵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将这事儿报给苏格兰场?我可不想自找麻烦……而且我可不认为你会被关进监狱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就再好不过了。”“开膛手”冷漠道,毫不留恋地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叫奈布·萨贝达!第一次没来得及跟你说,我很喜欢你的画!”佣兵跟着走了几步,停住了脚步,“希望下次见面你能正常点!”

        回应他的只有渐行渐远的脚步声。


TBC


评论(4)

热度(36)